旅行现已成为现代人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之一。体验当地人的生活,注重旅途居住与生活品质,成为越来越多的旅者的特别追求。一居生活希望以旅者视角,帮助特定人群寻找心中理想的酒店,满足大家对于酒店舒适、实用与美感兼具的需求,提供优质酒店选择、感受全球旅居潮流风尚。
「一居·酒店榜」的第一篇,我们选择了位于东京浅草的Wired Hotel,一居君不仅前往酒店亲身体验,更是采访了酒店主理人Tomohiro先生,让他为大家讲述Wired Hotel的“前世今生”。 

浅草,作为东京代表性的老市区,至今保留着浓郁的江户时代风情。四百年多前,浅草的街道上充斥着来自各种神社、寺庙、演剧场的人声鼎沸和欢闹繁华。

如今江户已变令和,时代的更替让这儿成为更为国际化的旅游地,来自世界各国的观光客在这里与日本文化产生奇妙的共鸣。

如果在浅草,你想一天之内完成看展观剧,体验当地咖啡与酒文化,收集特别的日本手工艺品,在这个现代与古老的街区像当地人一样生活?

这并不是在异想天开。位于浅草九俱乐部的Wired Hotel就能满足你的所有“妄想”。

 

在浅草,现代与传统的碰撞

Wired Hotel最奇妙的地方,大概是在这一栋地处浅草深处、远离游客区域却更加贴近真正东京原住民的「浅草九俱乐部」建筑里,竟然能将剧场、酒店、咖啡厅和酒吧共融。

酒店的前台、酒吧、咖啡厅位于浅草九俱乐部的一层,酒店大堂不仅有DJ播放音乐,甚至拥有每周一可在世界范围内播出的FM电台节目!

前台旁「1 Mile Guide Book」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的空间。台历风格的简笔画展示了来自当地人的旅行目的地推荐。即使没有提前做任何攻略,也能让你通过这种有趣的方式get到最实用的旅行Tips。

酒吧Zakbaran也向非住宿客人开放。在结束每日目不暇接的旅行后,放松身心小酌一杯,成为越来越多年轻游客旅行与生活方式新选择。

酒店的二层是著名的“浅草九剧”,在这里能够观赏音乐剧、舞台剧甚至是小型的LIVE演出。观剧后你可以选择容纳8人的MIXED DORM,和来自全世界的背包客畅聊旅行轶事;也可以选择酒店特别为家庭出游打造的、即便是电梯也无法进入的完全私密空间,满足最多四个人的住宿需求。在房间内一边享受风吕,一边欣赏不远处东京晴空塔的夜景,太惬意!

 

「LOCAL COMMUNITY HOTEL」(当地社区型酒店)作为Wired Hotel的主题,来自酒店母品牌Wired cafe的设计师河原井宏和ACE Hotel的设计团队一同,在延续咖啡店一贯的工业设计风格中,融入了屏风、壁画等更多的和元素。让这家植根于浅草的设计酒店拥有强烈现代设计感同时,与和风文化恰如其分地融为一体。

无论是在酒店大堂还是客房,随处可见的达摩装饰品、达摩台灯,都让浓浓的浅草文化充斥你整个视野。

除此之外,在工作人员区域,一改以往酒店、餐厅「非请勿入」「禁止入内」的冰冷标语,这句「We love you but STAFF ONLY」充满了人情味。

不同于很多日本设计型酒店,Wired Hotel并没有自己开发周边,而是选择与当地匠人、设计师合作。将他们设计自制的皮具、织物、日本传统手工艺品在酒店中进行贩卖。

“我们更希望通过放置当地匠人的作品,促进整体浅草商区经济的发展,促进地域交流合作,这对酒店也是非常有益的。”酒店主理人Tomohiro先生说道。

 

东京,不是纽约也不是上海

作为在东京、上海、纽约三地都从事过酒店工作的Wired Hotel主理人Tomohiro先生,出生于日本,因为喜欢Hip-Hop和Jazz音乐,早年曾在纽约居住生活。

Wired Hotel主理人Tomohiro先生

当时有着音乐梦的Tomo桑刚到美国的时候,为了追梦和生存,开始在日本餐厅打工。90年代前半,日本文化在纽约开始流行,寿司、天妇罗等各种日本代表性美食形成了“和食潮流”。

Tomohiro打工的寿司店,小野洋子、约翰列侬的儿子、麦当娜、玛丽亚凯莉等名人都是这家餐厅的常客。

年轻时的小野洋子和麦当娜

当时的纽约,正好是各种设计型酒店蓬勃发展的年代。在酒店的大堂听听音乐喝喝酒变成一种新潮的生活方式。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契机,他开始对设计型酒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学习酒店管理专业,正式进入了这个行业。之后Tomohiro机缘巧合之下又来到中国,在上海一家日料店做经理。最终因为家人团圆的期望,他还是回到了日本。

Wired Hotel主理人Tomohiro先生

在那时,东京,既不是纽约,也不是上海。缺乏国际化交流环境,酒店行业生机不足。

在酒店行业从业多年的Tomohiro深知住客的需求变化——从追求标准化服务的五星酒店,到追求差别化住宿体验的生活方式类酒店,年轻的住客追求多元化的生活体验让他看见了未来酒店的趋势。

也正是在这时,Tomo桑得知Wired咖啡正打算在浅草做一家酒店,于是他果断从知名外资酒店离开,加入了这个新鲜的设计型酒店团队。

位于Wired Hotel一层的WIRED茶屋

于是在这栋曾经见证过浅草历史的传统演艺场的建筑中,他们改变了再开一家咖啡厅的计划,突发奇想地准备做一家酒店,这就是Wired Hotel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虽然如今日本的设计型酒店越来越多,Trunk、KOE等设计型酒店已然成为网红酒店,但是在当时“Wired酒店诞生的时候,提出这样的概念的是比较少的。”

日本设计型酒店Trunk&Koe

在酒店开业之初,由于大多数同事都没有做酒店的经验,大家甚至不确定是否能顺利开业,人员流动性极大。

在Tomohiro加入这个团队之后,为Wired酒店创始团队带来了各个酒店优秀从业者,他们不仅有人拥有丰富的大型酒店集团工作经验,也有在冲绳、银座、东京都有过非常充足的经验的管理者。

在采访中,当一居君问起“客人们最喜欢Wired Hotel的什么?”时,Tomo桑满怀自信地说到“员工友好的服务”“特色的酒店设计“。在Booking、Agoda这样的订房平台上,Wired Hotel评分高达9.0分。“设计卓越”“服务态度非常好”“装修和细节很考究”成为了住客们最多的评价。

而今年4月份因为樱花祭和黄金周,Wired Hotel的入住率更是创了新高,达到93%。一整年入住率达到80~90%。

虽然入住率巨高不下,但是面对日本的酒店市场Tomohiro先生还是有着自己的担忧。

 

来中国落地生根?还是未知

和纽约、上海不同的是“日本人才不足的情况很严重。从业者年轻人少,老年人非常多。特别是因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,游客只增不减,酒店的数量也因此在不断增加。

但是从业人员的缺乏导致无论是餐饮还是住宿,都没有接待大型团体活动的能力。一些40人以上的派对或活动,场地常常因为“人手不足”而以非常高的价格给到客户,这个对市场是非常不利的。”

接受一居君采访时的Tomo桑

Tomohiro先生虽然对目前日本人才现状感到担忧,但是他也看到了目前对于外国人才的进口成为了这个行业的希望。外国员工相较于内敛的日本员工,他们想法更加open,具有活力,不仅为日本酒店注入了新鲜的血液,也解决了日本本地人才不足的问题。

而曾在中国工作过的Tomohiro的眼光也不仅限于国内,随着类似“MUJI”“LOFT”“茑屋书店”等日本品牌相继在中国各个城市入驻,他深切的感受到“中国酒店行业发展超出我的想象,酒店、餐饮、调酒的质量都在几年内突飞猛进的发展。”

虽然Wired有计划在海外以加盟的形式推广咖啡及酒店品牌,但是是否会计划在中国落地生根,一切都还是未知。

 

Q & A

Q1:21世纪游客们的居住需求已经和以往不同,您怎么定义生活方式类酒店?

A1:设计型酒店更为独特、气氛更好、更紧凑。大堂有DJ播放音乐,有各种酒吧、餐饮,是一种很特别的居住体验。像Wired酒店也有非常多客人是住惯了五星级酒店的人,也想体验差异化的居住。我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居住在设计型酒店,差别化的住宿体验的盛行,人们已经不满足于标准化的服务和高品质。

 

Q2:Tomo桑在东京上海纽约三个地方的酒店从业的时候,感受到的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呢?

A2:环境的差异。纽约是一种小费制度,在极少的员工的环境下,大家都非常有干劲。上海的经济发展的很好,有钱人非常多,大家的素质和习惯都非常好。日本因为奥运会的缘故,游客增多,大家的积极性明显提升,比10年前的日本要好很多。

 

Q3:在旅行的时候,有住过什么特别喜欢的酒店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么?

A3:我最爱的就是巴黎的costes hotel,位于在香榭丽舍大街上,以玫瑰花瓣为设计的主要核心。当时他们有出自己的酒店BGM专辑,全球的酒店、club都在买他们的专辑来播放,形成了一种潮流。去那里玩的有很多来自巴黎的艺术家、演员,大家穿着华丽、妆容精致,是一种纸醉金迷的气氛。

Wired Hotel地址:〒110-0032 東京都台東区浅草 2-16-2 浅草九倶楽部设计风格:和风、工业风酒店设施:全30室、剧场、酒吧、咖啡馆、风吕官网:http://wiredhotel.com

客房均价:1室2名13000円~

营业时间:24hours

Written by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